第五百七十二章 变成异兽的熟人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

????正文

????像是有一团烟火在白解身前绽放,火焰嗖嗖地朝白解飞来。白解忙着急退,可后退的速度怎么比得过火焰飞来的速度,很快白解就被火焰追上,这些火焰一碰到白解的皮肤,就发生剧烈的爆散。

????“噗!噗!噗!”

????白解觉得自己整个人似乎迎面被无数子弹击中,脸上、胸口、腿上,传来钻心的疼痛。整个人一瞬间半跪在了地上,不停地大口喘气。

????“你不没有修炼精神护甲?!”

????白解突然听到时文轩惊讶的声音。就连一旁的白如香,都惊诧地看着白解。

????精神护甲是精神系能力者最常用的秘术,这道秘术的作用只有一项,就是用精神力凝出一道可以防御其他能力者攻击的护甲。因为精神系能力者天生精神力要比其他类系强大,所以精神护甲是精神系能力者最强大的秘术之一。

????可惜这么基础的事情,白解却一直都不知道,或许就是因为太基础了,反而大家以为白解知道。

????“精神护甲那是什么东西?”白解抬起脸,脸色焦黑如炭,一张口就喷出一道浓烟。

????时文轩扶着脑袋,叹气地摇了摇头。

????“我这是在做什么!”

????“这种考核根本不需要我,你自己就可以来。”说完,他一脸无奈地看着白如香。

????白如香露出了尴尬的表情,“我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,这次麻烦您了。”

????“我先走了。”时文轩摇着头离开了测试场。

????白如香走到白解身前,向他掏出了手绢。

????“擦擦脸吧。”

????看着眼前沾满了油污,五颜六色的手绢,白解果断地拒绝了。

????“不用,算了!你是怎么修炼到青星阶小成的,竟然连精神护甲都没有修炼?”

????“我”白解哑口无言。

????“好了,你再和我回去测试一次能力天赋吧,你的实战测试我只能给你打不及格。”

????“不及格会影响到能力评定吗?”白解问。

????“当然不会,实战测试只是看你能力掌握的程度,对能力评定没有多大影响。”

????当然还有半句话白如香没有说出来,实战测试表现优秀的,可以获得能力者协会的额外关注,进而有机会得到协会的大力培养。有许多原本默默无闻的年轻人,就是这样成为了令人瞩目的天才。显然,白解目前并不属于这一类人。

????时文轩的攻击,看上去凶猛异常,实际上他下手非常有分寸。或许是估算好了白解的精神护甲能够承受的攻击强度,所以白解除了被弄得灰头土脸,只不过皮肤上受到了一些轻微灼伤。

????回到二楼的天赋测试房,白解又测试了一次。这次结果却和第一次有了较大不同。白解的天赋,稳定在圈级靠下的位置,堪堪要掉到零级去。白如香已经看出白解就是个能力者新手,于是她大笔一划,给白解定在了圈级。然后将能力评级结果打印出来交给了白解。

????从能力者协会回木桃高中的路上,白解一直琢磨着,为什么自己两次天赋测试的结果,会有那么大的变化。离开能力者协会的时候,白解问了白如香一下,结果白如香也不知道原因,说要是白解不放心,可以过一个月再来测试一下。白解记在了心上,还问她要了一张名片。名片上竟然写着她是能力学高级研究员,以她才20多岁的年龄,这就是一个天才。

????回到木桃高中,随着离学院会考的时间越来越临近,处于高三的学生们都像打了鸡血。图书馆爆满,训练房爆满,对战场爆满,就连地下交易场,也比平日拥挤了许多。

????因为精神护甲的缘故,白解特意找了楚侍月来当他的特别老师。本来白解想找个专业的精神系老师,可那几位精神系老师不是出差了,就是被人排满了时间,轮也轮不到他,所以白解只能退而求其次找楚侍月帮忙。

????没想到楚侍月对比精神系的老师,对精神系的了解丝毫不差,这让白解有点小小意外。对她旁敲侧击一番,才知道,原来当初她和楚月一起上学的时候,各种能力系的基础知识都被要求深入学习过。为此还在家ztè意请了不少大师来闭门教导。

????对比白二郎从小到大,都是些调皮捣蛋,逃学胡闹的记忆,白解不由地感到汗颜。

????经过对楚侍月的分析,白解缺少的正是合适的观想法。他虽然有着足够强度的精神力,但却没有使用它们的方法。像精神护甲,就是任何一种观想法都会有的最基础秘术。每一种观想法的精神护甲会有一点性质的不同,有些防御范围较大,有些护甲强度较高,有些持续时间较长,这取决于观想法本身的特性。按楚侍月所说,这个世界上没有最完美的精神护甲,只有最合适的精神护甲。所以白解现在急需要的,就是选择一种观想法,来修炼出最合适他的精神护甲。

????白解从楚侍月手里现有的观想法上看了一遍,都没选到他最想要的。他最想要的是那种能够完美发挥他精神力强度的观想法。直到白解已经选好了一起参赛的队员,他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观想法。

????今天是周三,白解安排了队伍人员碰面。他和路小风早早地来到了观看狩猎的那堵城墙上。两人大眼瞪着小眼,半晌没有开口。

????“你们好”突然响起的柔弱女声,打破了此处的安静。

????熊香菜也忽然惊住,愣神地看着他,一双晶莹的眼睛充满了不安。

????“我这里有昨天的列车到达记录,还有其他人的相关证词,都证实了,你所乘坐的这趟星轨列车,明明是在凌晨到达的,根本不是你说的早上7点。对此,你有什么要解释的?”威严男子凝聚了眼神,仿佛猎人一样盯着熊香菜。

????熊香菜毕竟没经历过这种审讯,略显干燥的嘴唇轻轻颤动了下,有些不知所措,半天没有说出话来。

????“说吧,你到底在这次事件里扮演着什么角色?”威严男子露出了然的神色。

????熊香菜忽然醒悟过来,连连摇头,大声地说道:“我和花田枯萎的事情没有任何关系!我什么都没干!”

????“什么都没干?!”威严男子忽然猛地拍响桌子,“那你刚才为什么要撒谎?说,是为什么!”

????“我”熊香菜讷讷地张了张嘴,不安的眼神越发明显,“没有撒谎”

????威严男子突然轻笑了一下,“哦,不是你撒谎,难道是我撒谎,我的这些证据撒谎吗?”

????熊香菜不敢再看他的眼神,自闭地垂下了脑袋,“我不知道我”

????“审讯长,喝口水。”旁边安静许久的女审讯助理,恰到好处地将茶水递上。

????威严男子简单喝了一口,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,“我知道你怕牵扯到你们家族,但你放心,只要你老老实实地把事件的前因后果交代清楚,我们不会将这件事情牵扯到熊家身上的,但是如果你一直顽抗到底,那我们就不得不去熊家走一趟了。”

????熊香菜像是突然被蝎子的尾刺扎了一下,身子一颤,脑袋猛地抬起,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,紧紧盯着威严男子的面庞。

????“怎么,有什么要说的了?”

????但是熊香菜最终还是慢慢垂下了眼睑,又回到了刚才自闭的状态,过了一会,才有一道无力地声音传来。

????“我什么都不知道”

????威严男子面色一怒,不过很快掩藏了下去,然后重重地哼了一声。

????“把她带下去!“

????审讯画面外,白解目不转睛地看着熊香菜,看着她被慢慢地押出审讯室,直到人消失了很久才回过神来。

????“你们难道是情侣?“八卦的眼神从木留香的眼睛里射出。

????白解连忙摆手,“怎么会,我和她只是算认识而已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下一页

温馨提示 :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,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,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,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,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.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,← 键上一页,→ 键下一页,方便您的快速阅读!